fhaini1943
丝瓜视频在线精品观看视频已关闭评论
Tagged in and posted in 未分类

七道剑气裹挟着无穷的混沌之力在凌瑀的体内搅动,它们如同蛮龙入海,在凌瑀的体内尽情翻滚。而凌瑀,则自额头上冒出冷汗,强忍身体的剧痛,痉挛不止。其实在七道身影化为剑气的时候,凌瑀就知道自己有些冲动了。以他的天资堪堪能够抵挡一缕微小的混沌神雷,可是如今他们七人化为了七道厉电,凌瑀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抵抗的。但是事已至此,他早已骑虎难下,只能硬着头皮死撑。他还有许多未完成的心愿,怎能就此屈服。不过,凌瑀也知道,对抗这七道逆天剑气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这些混沌之力融合在剑气中的时候,已经将天道意志尽情施展。凌瑀以血肉之躯抵挡天道之力,动辄便会身死道消,说九死一生不为过。

凌瑀用尽浑身解数,强撑着自己盘膝坐在星海之上,他眼观鼻,鼻观口,口观心,心无外物,强迫自己进入一种空明的状态。起初的时候,剑气将凌瑀的五脏六腑洞穿,就连丹田也未能幸免,那一刻,凌瑀近三十年修行得来的灵力飞速流逝。如果当所有灵力散尽时,凌瑀必定会殒命于星海之中,最终化为一具枯骨,被星海中游动的妖兽吞食。而在灵力即将散尽的前一瞬间,八颗小球被激活了。它们乃是天生天养的至宝,有了它们的相助,那些飘至外界的灵力失而复得,又一次重聚在凌瑀体内。而后,八颗小球不断修复着凌瑀残破的肉身。将凌瑀被击穿的五脏补,将凌瑀被震断的骨头续接,将丹田边界的破碎处重新垒筑起来。

当它们修复了凌瑀的五脏六腑和丹田筋骨之后,便开始蚕食那七柄利剑中的混沌之力。那八颗小球散发出的璀璨光芒甚至透过凌瑀的腹部,映化在天地之间,就连立于云端那只神秘的小家伙,在看到凌瑀体内八颗小球的时候,也是一阵惊讶。七柄利剑中的混沌之力纵然强横,但是它们毕竟是之前二十七道雷劫中的意志,想要就此将凌瑀击杀,还有些难度。尤其在有了八颗小球的干扰之后,天剑中的混沌之力越发的微弱。

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,八颗小球终于将七柄利剑融掉,而利剑中的混沌之力也化为了凌瑀体内灵力的一部分,连同八颗小球一起,治愈着凌瑀的残躯。一炷香的时间后,当凌瑀想要再次将好似长在体外的七柄利剑的剑柄融合的时候,异变突生。自混沌劫云中冲出无数道灰色雷电,击中了七只剑柄。仿佛有更加汹涌的混沌之力加持在了利剑之上,也正因为如此,凌瑀才产生了破釜沉舟之念,倾尽所有神力与剑柄上的混沌之力相抗。二十一道混沌神力同时灌入凌瑀的体内,当它们冲向凌瑀身躯的时候,那些剑柄竟然将凌瑀已经愈合的伤口再次冲开,七只剑柄化为七头蛮龙,在凌瑀体内横冲直撞。而凌瑀,则紧咬钢牙,以命相搏。

当剑柄中的混沌神力灌入凌瑀体内后,凌瑀敏锐的察觉到,这七只剑柄中的混沌之力要强于剑刃上的混沌神力百倍不止。而且,当七只剑柄刺入凌瑀体内的时候,凌瑀惊恐的发现,自剑柄处重新长出了剑刃,甚至剑刃上的威势更胜从前。当剑柄重新幻化成利刃之后,逐渐融化,虽然看似在兵解,实则威势却更加强横。它们化为七道诡异的混沌灵力,冲击着凌瑀的五脏六腑,筋骨血脉,似乎想要再一次将凌瑀重创、击杀。

而在同一时间,凌瑀体内那八颗小球也不甘示弱,它们化为八道神芒,与七道混沌之力搅在一处。如同凡尘帝国中的两支军队,你来我往,毫不示弱。凌瑀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的身体有一天会沦为混沌之力和小球的终极战场,它们毫无顾忌,但是凌瑀却早已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。无论是八颗小球还是七道混沌神力,只要散出一丝一缕,都有可能将凌瑀摧毁。不过好在八颗小球很有分寸,一边抵御混沌神力,一边保护着凌瑀的肉身不被伤害。可即便如此,凌瑀依旧心惊胆战。之前剧烈的痛感此时已经彻底麻木了,凌瑀内视五脏,可以看到体内已经完化为了一片血色湖泊。如果不是凌瑀的识海尚未被混沌神力破掉,恐怕早已陨落。

八颗小球和七道混沌神力僵持了太久,也许是一个时辰,也许是一夜,也许更久。凌瑀被折磨的昏厥过去,而后醒来,再次被疼晕过去,又再次醒来,周而复始,仿佛没有尽头。当那八颗小球终于将混沌之力融合为凌瑀自身灵力的时候,凌瑀已经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了。不过,接近死亡边缘的他并没有放弃,而是咬紧牙关,以下颚支撑着自己坐了起来。他的双臂早已不听使唤,虽然并未震断,但已经脱离了凌瑀的掌控。

这一刻,凌瑀甚至不知道自己算是一个活人还是死人。因为他的体内已经没有五脏六腑,胸口到腹部之中都化为了一片血池。八颗小球沐浴在血池中,光芒有些暗淡。凌瑀的丹田也已经不见了紫金色灵力之海,同样被血湖取而代之。如果说自己算是一个活人的话,可是体内早已没有了五脏六腑,连丹田都已经被血色填满,如同一具行尸走肉。可若说他是一个死人,也不合适。因为凌瑀头脑依旧运转,可以思考很多事。

“小子,如果不是那八颗小球的话,恐怕你已经化为一滩血水了。现在你五脏俱灭,若你是仙尊强者,还可以利用灵念重生。但是以你现在的修为,恐怕只能重塑肉身了!”就在这时,天灵珠叹息着说道。

“重塑肉身?我又不是佛门圣者,如何懂得重塑肉身的法门啊!”听到天灵珠的话,凌瑀又看了看体内翻涌的血海,无奈地说道。凌瑀很清楚自己的状态,他此时正处于生死交汇的边缘,放任下去绝不是好事。

“我倒是掌握着一本重塑肉身的功法,只不过它所记载的情况与你又有些不同,如果你真想尝试的话,我可以将它教授给你。但能否成功,我不知道。”天灵珠感知到凌瑀的状态后,发出一声长叹,轻声说道。

“唉,你看我现在还有其他的选择吗?我除了四肢和头颅健之外,五脏六腑和丹田都已经被混沌之力绞成了血沫。我知道如果再拖下去的话,我必定会因为灵力散尽而殒命,所以,我别无选择。”凌瑀叹道。

活着如花一般的女子

望着凌瑀眼底的那一抹绝望之色,天灵珠也是一阵不忍。他知道凌瑀现在并未渡过混沌劫,混沌劫一共有八十一道雷罚,而之前那九道身影一共引下了二十七道混沌雷劫。所以,凌瑀最少还要渡五十四道逆世混沌劫。可是以凌瑀此时的状态,又无法继续支撑他走下去了。对凌瑀而言,现在已是穷途末路,就算剩下的五十四道混沌神劫没有降临,凌瑀也会在三个时辰内身陨道消。五脏六腑已破,丹田尽毁,如果没有重生之道的话,凌瑀的结局已经注定。天灵珠和凌瑀相识已久,的确不忍心这样一位天才就此折羽。所以,天灵珠沉思良久,才决定将掌握的那本神秘功法传授给凌瑀。只不过,若凌瑀想利用功法重塑肉身,也并不容易。

良久,天灵珠终于收回了神念,他长叹一声,对凌瑀说道:“我所掌握的这本功法并非习武修道者的玄功,而是出自大乘佛门的一本早已失传的至圣典籍。而那本典籍的名字,叫做《涅槃经》!不过咱们有言在先,这本典籍虽是我无意中得来的,但毕竟是佛门圣物,我可以将它传授给你,但你也要保证绝不能外传。这本《涅槃经》中交杂着许多的因果,如果你将此经文外泄的话,无论你我,都会承受难以抵抗的因果。”

在听到天灵珠说出《涅槃经》三个字的时候,凌瑀心中一凛,脸上浮现出凝重的神色。他虽然并非佛门弟子,但对于这本大名鼎鼎的《涅槃经》却是如雷贯耳。《涅槃经》含具法身、般若、解脱的佛之三德,代表着大乘佛教的真实理想。释尘曾经对凌瑀提起过,《涅槃经》是渊深如海的大寂禅定,如同夏日般光明璀璨,绝对永恒无有变易,怜爱众生犹如父母,济度痴迷出离生死,不生不灭无穷无尽,是超出世俗的宁静、光明、永恒、慈慧、超越的解脱的境界。只不过,当年随着释迦祖师云游极乐之后,这本佛门至圣典籍之一的《涅槃经》便在世人眼中失去了踪影。无论华夏的佛门高僧,还是万世佛陀、万佛祖星,都求之如命。

当天灵珠看到凌瑀的神色时,便知道对方听说过《涅槃经》。所以,天灵珠沉吟半晌,继续说道:“《涅槃经》作为佛门至高无上的圣典,有破万法,铸肉身,渡苦厄,济众生,引轮回的神圣威能。只是,从上面的记载来看,如果你想此时修行《涅槃经》的话,恐怕还不太合适。因为涅槃经适用于仙阶帝者,而你不过是一名小小的圣人。其实这一点倒算不得什么约束,因为你身为天授传承之人,体内有鸿蒙紫气,如今又融合了一部分的混沌神力,应该可以无视仙阶帝者的条件。但是《涅槃经》中还有最重要的一点,那就是五脏俱灭,肉身俱毁。如今你虽然五脏六腑和丹田已经被混沌之力绞碎,可是你依旧还有肉身,所以……”

天灵珠的话并没有说完,但是凌瑀却已经猜到了对方话里的意思。天灵珠是想告诉自己,如果想要修炼《涅槃经》重塑肉身的话,那么他必须想办法先将肉身毁掉。只有这样,才能修行《涅槃经》,以待重生。

“好!我现在就毁掉肉身,而后重塑!”凌瑀没有任何犹豫,朗声说道。他很清楚,自己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。就算没有《涅槃经》,他也早晚会因为灵力散尽而死,既然这样,那他宁愿济河焚舟,冒死一试。

在天灵珠看来,凌瑀的确有大气魄,可是只有凌瑀自己知道,他已然没有了退路。只见凌瑀双目微闭,缓缓地躺在虚空之中。他利用仅存的灵力自识海中散出,遍及四肢。随着他的心念,凌瑀的身躯逐渐变成了血红色,仿佛被烈火炙烤一般。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,那些血红色逐渐褪去,继而又变成了金色。化为金色血肉的凌瑀仿佛一位佛门圣者,法相庄严,但是自他的身上却散发出一道恐怖的灭世之威。凌瑀紧咬牙关,最后神念一动,将天灵珠和界逼出了识海之外。界轻轻招手,将凌瑀的界灵指环握在掌中,眼中划过担忧之色。他和天灵珠都不知道凌瑀能否在末路之下绝处逢生,所以,他们也替凌瑀深深地捏着一把汗。

当天灵珠和界刚刚冲出凌瑀识海的时候,只听到一声宛若惊雷般的巨响传来。凌瑀的金色身躯出现了道道裂痕,随着那声巨响炸裂成了点点金芒。而后,漫天金霞闪耀星海,凌瑀的血肉伴着金霞向四周迸溅。

在凌瑀毁掉肉身之后,一道模糊的身影出现在凌瑀之前驻足的地方。那道身影和凌瑀一模一样,乃是凌瑀的神魂。

看到凌瑀的状态,天灵珠面色凝重,他知道现在就是将《涅槃经》传授给凌瑀的最好时机,如果稍稍慢上少许,凌瑀的魂魄必会弥散在星海之中。机会稍纵即逝,容不得半刻犹豫。

所以,天灵珠深吸了一口气,双掌合十,缓缓诵道:“大般涅槃经者。盖是法身之玄堂。正觉之实称。众经之渊镜。万流之宗极。其为体也。妙存有物之表。周流无穷之内。任运而动。见机而赴。任运而动。则乘虚照以御物。寄言蹄以通化。见机而赴。则应万形而为像。即群情而设教。至乃形充十方。而心不易虑。教弥天下。而情不在已。厕流尘蚁而弗下。弥盖群圣而不高。功济万化而不恃。明踰万日而不居。浑然与太虚同量。泯然与法性为一。夫法性以至极为体。至极则归于无变。所以生灭不能迁其常。生灭不能迁其常。故其常不动。非乐不能亏其乐。故其乐无穷。或我生于谬想。非我起于因假。因假存于名数。故至我越名数而非无……”

而当天灵珠传授凌瑀《涅槃经》的时候,远在华夏的通天壁上,排在第一和第九十三位的两个一模一样的名字逐渐淡化,好像随时都会消失一般。而那两个一样的名字,正是凌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