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haini1943
细丝瓜视频已关闭评论
Tagged in and posted in 未分类

   “噗!”

   闻送一口气岔着,直接喷了。

   徐小受看着满天的口水花,恶心地后撤了几步,心道真可惜,不是血。

   对于这些个碌碌无为,却只会端个架子的老头,他是真的一点好感都没有。

   更别说,双方还是敌对阵营!

   围观的家伙却真的被毫无畏惧的徐小受给惊住了。

   “他他、他是真不怕死,还是真豁出去了?”

   “也不傻啊,知道自己是元庭境中期的修为,还知道闻老前辈是宗师巅峰……”

   “他,怎敢开口?”

   “无知?”

   “呵,他死定了!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清纯女孩萌麋鹿美眉的独白写真

   “受到佩服,被动值,+232。”

   “受到嘲讽,被动值,+224。”

   众人一炸锅,这下就连远在西侧大擂台的人都被吸引住了。

   所有人翘首,不明白酒席间发生了什么,纷纷围了过来。

   徐小鸡在角落旁拉着筋,拉着拉着,便是直起了身子。

   “这徐小受到底什么情况,一来就狂拉仇恨?”

   “真就这般配合我?”

   一切发展得太过顺利了,如有神助一般,所有人的视线便是被直接带走。

   瞅着四下无人,徐小鸡直接一溜烟跑不见了。

   ……

   酒席中,众人之间。

   缓过神来的闻送勃然大怒,意识到口舌之争完全不是对手的他,直接便是提掌而动,灵元飙升。

   “住手!”

   付殷红当即便是喝了一声。

   她美目怪异地瞥了一眼徐小受,继而看向闻送:

   “闻前辈应该知晓城主府夜宴的规矩,想出手,只能等待会儿的擂台赛!”

   闻送怒目圆睁,嘶声道:“这小子出言不逊!”

   “规矩,便是规矩!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半晌寂静。

   轰!

   闻送气极,浑身灵元一敛,直接便是在脚下炸开,将地板炸出了一个大坑。

   这一下,所有人都是被惊得倒退。

   付殷红黛眉蹙起,冷声道:“闻前辈,注意身份!”

   闻送眼眸眯起,下巴一抬:“老夫收不住力!”

   付殷红当即就是有了将盔甲换上的心了。

   这家伙,还真以为自己称呼他一句前辈,便能够肆意妄为了?

   城主府夜宴,这么多人看着,要是每个人都随性而来,那这里不就是一处明日的乱葬岗?

   “呼……”

   她深深呼了一口气,压抑了内心的冲动。

   毕竟,真要动手,她自然也是要坏规矩的。

   这个头,不能带!

   徐小受瞥了一眼这姑娘气得起伏不平的胸脯,转头看着闻送老头,揶揄道:“老家伙,脾气发不出来,还对着一个丫头撒野了?”

   丫头?

   撒野?

   这一句话,同时得罪了两个人。

   付殷红和闻送一滞,不约而同望向这还不肯停口的青年。

   “你这样不行啊,都宗师巅峰了还收不住力度,而且好歹也是个客人吧,就这么把主人家的地板给砸了,还这么高傲?”

   徐小受看着挺胸而动,想要开口的付殷红,手一抻,低声道:

   “不用谢我,这事我给你出头!”

   付殷红:???

   出头,我用你出头?

   我是想叫你小子及时收口,这样下去,你不被这老家伙暴怒之下一掌拍死,我付殷红第一个不信!

   但是出乎意料的,看着闻送老儿一下子又被激得面红耳赤的模样,付殷红选择了闭口不言。

   “徐小受!”闻送咆哮,“小辈不要太过猖狂!”

   徐小受捂着耳朵退了几步:“你耳背吗?说话这么大声,我又不是听不见?”

   闻送:“……”

   “受到诅咒,被动值,+1。”

   啊啊!

   老夫忍不住了,要一巴掌拍死他!

   闻送心里头的暴躁直接溢于体表。

   “想动手?”

   徐小受反唇相讥:“好生猖狂的老家伙!”

   “城主府的规矩懂不懂?你这样出手,置城主府的脸面何在?置城主的白窟名额何在?”

   这后半句一出,闻送直接傻眼了!

   围观之人,同样被惊到。

   “好家伙,这小子说对头了!”

   “我的天,这一顶帽子扣上,闻家今年怕是有些艰难了……”

   所有人看着闻送明明暴怒到了极点,却还是不得不被憋回去,一时被被逗乐了。

   “这徐小受……口活太强了吧!”

   徐小受一边笑纳着众人贡献出的被动值,一边继续不止势,加重语气道:

   “我不过是说了这么几句,最多是以平辈资格和你交论罢了,你就忍不住?”

   “我说话,你便要动手?”

   “如此得寸进尺,是不是我若要动手,你还想要炸了这城主府?”

   闻送感觉心头窝着一团火,偏偏这火发泄不出,十分伤身。

   他沙哑着声音怒道:“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平辈交论?”

   “哟,资格?”

   徐小受一挑眉。

   “真是个高贵的词汇呢!”

   “您老是比我多了一个鼻孔啊,还是多我一对肚脐眼?”

   “资格?”

   “您说的资格,便是这盛气凌人的霸道,以及无视规矩的肆意妄为?”

   “如若这样的话,你有又何资格,在这城主府中,将这地板给打成这样?”

   “什么时候,闻家,比城主府还要牛逼了?”

   闻送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,当即脸色一黯,连眸光都失彩了。

   他想反驳。

   可是这时候哪怕多说一句话,自己都真的要比城主府高贵了。

   平日里还好,今夜可是晚宴啊!

   闻家,可不能因为自己一时过失,而葬送了获得白窟名额的机会。

   朝弄在一侧默默拉回了这老头。

   他和闻送是不对头的,但是徐小受一出,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了。

   一开始,当看到自己这个死对头被怼得哑口无言,他是想要出言征战一番的。

   但是,现在……

   算了!

   退下吧!

   等擂台赛一开始,有的是让这小子阵亡的机会。

   “忍忍。”

   “老了,要学会平心静气!”

   付殷红好笑地看着差点被直接怼到坑里去的闻老儿,心头只觉一阵畅快。

   但她也知道见好就收,不能再让徐小受下去了。

   这样说话,真会出事的。

   “徐小受……”

   还不曾开口劝阻,周遭围观群众便是在一阵喧哗声中齐齐闪开。

   被围在里头的众人皆是看去,只见退散开的通道中,快步走来一个翩翩如玉的男子。

   “徐小受?”

   人未到,声先至。

   伴随着一道爽朗的笑声,哪怕付行没有认出徐小受的面容,他也见到了那闪到了一侧,正在规避着溅射伤害的扎着双马尾的小姑娘。

   他师妹在,他也一定在!

   “受哥,你来了!”

   付行激动地闪过身子,果然转角便是看到了被困在人群之间的徐小受。

   这一声呼唤,当即叫得所有人都惊了。

   “受、受哥?”

   “???”

   “大公子竟然还喊哥?难怪……难怪这小子敢以区区先天修为,怒怼宗师巅峰!”

   “这徐小受,到底什么来头?”

   xiazaitxt